楞伽经感应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佛学新闻

三十七世牛台鹤林玄素禅师

编辑: 发布时间:2019-11-15 10:41:54 阅读次数:

鹤林玄素禅师

\

  鹤林玄素禅师〈西元668年-752年〉,俗姓马,润州延陵人(今江苏省丹阳市),又被称为马素、马祖,谥大津禅师,唐代禅宗大师,为牛头宗代表人物之一。

\


  武后如意元年(西元692年),二十五岁时出家。后至青山,从学于牛头五祖智威,受胜法。开元中,至京口,住鹤林寺。天宝11年〈西元752年〉去世,年八十五岁。
  玄素的禅风非常简默,强调“道惟心通,不在言通”,重视实地修行;他同时也秉持了初祖法融慈悲柔忍的宗风。弟子有吴中法镜,径山法钦,吴兴法海等人。后世因为将洪州道一禅师与他混淆,误称道一禅师为马祖,但这其实是错误的。牛头宗至六祖慧忠、玄素时,宗门大盛,与神秀北宗、惠能南宗,并列为禅宗三大宗派。
  【玄素禅师(668~752年)】
  玄素禅师,唐代僧人。为牛头宗第五世智威禅师之法嗣。字道清,俗姓马,润州延陵(今江苏省)人。后人多因他俗家之姓马氏而称之为“马素”。生有异常之气度,幼年即深仁而乐静。童年即希离尘俗,求归释门,父母从之,遂出家为僧,于如意年间,止住于江宁长寿寺。受具足戒后,戒行精进,定业勤修,思入幽微,三学俱修。既悟得色空,经常希慕宗匠。
  晚年乃入青山幽栖寺,师事智威禅师,经过几年潜心修行后,道业大有长进。智威禅师常诲以胜法,终于承受其不刊之旨。自此之后,他更加伏形苦节,锐意修习,破衲布衣,寒暑不易,贵贱怨亲,皆所不顾。时人称之为“婴儿行菩萨”。道业既高,前去参学问道者日多。
  开元年间,受注密之延请,移住京口;郡牧韦铣对他十分崇敬,四方学者,纷纷前往礼谒,一时僧俗二界人士,充塞寺院。
  玄素平时衲衣空床,足不出户,王候致礼,不为所动,视世间之名誉利禄,犹如空花幻影。忽然有一天,有一屠夫前来礼谒,自生感悟,悔恨以往所犯之罪过,要求玄素接受他的供养,玄素欣然同意,后来,又亲自到他寓所,众人都大惑不解,皆称“异哉!”玄素道:“佛性对一切人都是相同的,只要是可教化、济度的,我都济度之,何异之有?”
  天宝十一年(七五二年)十一月十一日夜里,玄素无疾而化,世寿八十五。倾城悲恸,哀号震天。太和年中,僧俗二界又远慕其遗风,崇尚其德操,朝廷又追谥“大律禅师”之号。
  【简介】
  佛祖道影白话解(二)禅宗初期祖师 上宣下化老和尚讲述  三十七世牛台鹤林玄素禅师
  师,延陵人也,俗姓马。参威禅师,悟旨;复居京口鹤林寺。一日,有屠者裕谒,愿就所居办供;师欣然往,众皆见讶。师曰:“佛性平等,贤愚一致;但可度者,吾即度之。何差别之有?”僧问:“如何是西来意?”师曰:“会即不会,疑即不疑。”又曰:“不会不疑底,不疑不会底。”又有僧扣门,师问:“是什么人?”曰:“是僧。”师曰:“非但是僧,佛来亦不着。”曰:“为什么不着?”师曰:“无汝栖泊处。”天宝十一年示寂,塔于黄鹤山。敕谥大律禅师,大和宝航之塔。
  赞曰
  佛性平等 海水味一 屠儿刀放 三涂顿息
  西来何意 会即不疑 不疑不会 佛亦奚为
  或说偈曰◎宣公上人作
  马氏有子玄素师 屠夫设斋供养之
  众皆讶然呼怪怪 佛性平等勿咄咄
  圣凡暂异应修善 贤愚一致莫糊涂
  自古真理原不二 休认蟑螂作木虱
  白话解
  今天是讲第三十七世,牛台鹤林寺的玄素禅师。
  师,延陵人也,俗姓马:这一位禅师是延陵人,俗家姓马。参威禅师,悟旨;复居京口鹤林寺:他去参拜智威禅师,明白向上一法这个心印法门。以后他就住在京口这个地方,那儿有一座庙叫鹤林寺,他就在鹤林寺住。
  一日,有屠者裕谒,愿就所居办供:有一天,他遇到一个杀猪的,或者杀牛的,或者杀羊的,凡是杀畜生的都叫屠夫;这屠夫就是杀生的,这也是一个微贱的种姓,也是一个微贱的行业。这个人叫“裕”,就来到这儿拜访他来了,请玄素禅师到他那个屠户铺去吃斋。你看,这是简直太滑稽了吧?本来他那儿猪鸭鱼什么肉都有,而他一个屠夫要请这位和尚去吃斋,在那儿办供养。
  师欣然往,众皆见讶:“欣”,就很快乐的。玄素禅师很高兴地就答应了,说:“好,好,我到你家里去应供。”那么这一般的和尚就都认为这个事情是很特别的,很奇怪了──杀猪宰羊的这么一个屠夫请吃斋,这怎么可以去呢?所有的僧人就都很惊奇的,认为他这个事情做得不对了。
  师曰:佛性平等,贤愚一致:玄素禅师就说了,各位不要着急,也不要生一种怀疑。佛性是平等的,杀猪的屠夫也是有佛性,将来也可以成佛的;这平等的,没有分别;不论是善人、恶人,这都是一样的。
  那么佛教讲这样子,这不是善恶混合了吗?“佛性平等”,杀多少人也是那么多佛性,救多少人还是那么多佛性。那么为什么人要救人,不杀那么多人呢?你们各位想一想。
  不是这样子!佛性平等,是谁都有份的;可是“贤愚一致”,不论他是善人、恶人,所谓“苦海无边,回头是岸”,只要他能改过自新,谁都有成佛的机会。不是说,你做恶的人也和善人是一样的,不能这样说。
  好像有人说:“这个见嘛就是不见,不见就是见了。”那不见就是见,你为什么又要见呢?说:“那个好就是坏,坏就是好;没有好也没有坏,没有坏也没有好。”那你坏就得了,为什么你又要好?所以这不能混合而谈,不能笼统而谈。不错,可以一致,但是要改过自新才能一致的!若不改过自新的话,贤者是贤,愚者是愚,不能雷同。
  不能说是:“喔,那我就不修行和修行一样的,我不吃斋和吃斋是一样的!”这简直是骂人了嘛!啊,我不修行就和修行是一样,我不吃斋和吃斋一样?那我不骂人和骂人也一样吧?我不杀人和杀人也一样吧?有这个道理吗?没有的。所以不能这么囫囵吞个枣──吃个枣,就这么囫囵个把它吞下去了。那个猪八戒囫囵个枣吞下去,却问:“猴哥,猴哥!这个枣是什么滋味啊?”你说这是属于愚痴、不愚痴?
  所以善者不妨勇猛精进,恶者需要改过自新;你贤者不妨教化愚者,愚者应该向贤者来学习。不能一概而论,说:“喔,那你这么样讲,我有一个最好的折衷的办法。什么呢?你不吃斋就吃斋了!”那你不穿衣服就穿衣服了,你不吃饭也就吃饭了?那你就不要吃饭嘛!这是我的方法;不吃和吃一样的,为什么你又要那么麻烦要吃?试试看!
  说:“不行,我肚子不答应!”那你学这个有什么用?怎么可以说口头禅,来讲一些废话呢?不可以用口头禅讲废话的,要讲实实在在的、老老实实的,不要尽讲骗人的口头禅。我讲“东西”,你们都说我骂人。“啊,我骂就是没有骂!是吧?”不可以的!我讲真理,所以你们说我骂人;我不是骂人,我是讲真理的。
  但可度者,吾即度之,何差别之有:只要是有可度的机会,我就要试一试来度一度他;为什么要那么重的分别心,为什么要那么多的顾虑?这有什么分别呢?
  僧问:如何是西来意?有一个和尚就问玄素禅师说:“怎么样是西来大意啊?”西来大意也就是祖师意。
  师曰:会即不会,疑即不疑。玄素禅师就说:“什么叫西来大意啊?你明白的时候,就像不明白一样。”这怎么讲呢?明白怎么像不明白一样?那不明白又像明白一样?那可不行的!你明白,可以像不明白的;你不明白,不可以像明白。这就是你明白了,不要贡高我慢,不要那么骄傲,说:“喔,你知道了吗?我懂得西来意了!啊,你还不懂呢!”这就叫贡高我慢了,这就叫会即不会;本来你不一定通的,你就冒充通达。
  你通了,不需要各处去卖膏药,说:“啊,我是一个明白西来大意的,我是明白祖师意的!”各处去满街卖广告,不需要的。“有麝自然香,何须大风扬”,你若有真东西,不怕没有人买;不需要各处去找买主。尤其你真有了,何必又那么着急想要卖它呢?不需要的;因缘成熟了,自然就师资道合了,就能行法了。不是像个喇叭筒似的,一天到晚吹吹吹,吹给旁人听,不是那样的。“会者不难,难者不会”,会了,一切都没有问题了;不会,那问题就多得很。“疑即不疑”,究竟会不疑了。你不疑就不会,不会就不疑。
  又曰:不会不疑底,不疑不会底。你若不会,也就不疑;若不疑嘛,又不会。这个“底”字是个虚字,不要深追它。
  又有僧扣门:又有一个和尚来扣他的门──就叫门、拍门。师问:是什么人?这都是在这儿尽打机锋,弄口头禅呢!你不要把这口头禅就当着一个真实,这都是在那儿游戏、开玩笑呢。师问:“是什么人叫门?”
  曰:是僧。说:“是个出家人,是个僧人。”
  师曰:非但是僧,佛来亦不着。禅师说:“不但你是个僧,你就佛来了,我也不理你!”“不着”,就是不理你;我不管你,也不招呼你,当没有一回事似的。
  曰:为什么不着?这个僧人就问:“您为什么佛来都不理呢?”
  师曰:无汝栖泊处。禅师说:“我为什么不理啊?就因为现在没有你住的地方。”“栖泊”,就是住宿的地方。没有你住的地方,就是你还不够资格呢!
  天宝十一年示寂,塔于黄鹤山。敕谥大律禅师,大和宝航之塔:玄素禅师在大约唐玄宗当时的天宝十一年那时候,就圆寂了,在那黄鹤山造一个塔。皇帝敕号大律禅师,那个塔就叫大和宝航之塔。
  赞曰
  佛性平等,海水味一:佛性是平等的,海里那个水都是一味。一味是什么味道?你们自己去尝尝就知道了!
  屠儿刀放,三涂顿息:这屠夫刀子放下了,就立地成佛。“三涂”,就是地狱、饿鬼、畜生;“顿息”,就立刻停止了。
  西来何意,会即不疑:西来有什么意思啊?你若明白了,就不疑。
  不疑不会,佛亦奚为:你要是不疑,还不能真明白。要是真明白了,连佛都不执着了,佛来也不理了;“佛来佛斩,魔来魔斩”,这叫大彻大悟,扫一切法,离一切相。
  或说偈曰
  这首偈,不知道是谁写的,我也不认识他,他也不认识我,但是这首偈我记住。这说是──
  马氏有子玄素师:这马氏真正幸运,真可以说是有子了!这个子,真是个大丈夫,真是个大英雄,真是个大豪杰,是人天师表;他叫玄素禅师。这个“有子”,其中就包括一种赞叹辞:“姓马的真是幸运哪!他有这样的好儿子,出家做一个大的禅师!”
  屠夫设斋供养之:突然间有一个杀猪宰羊的屠夫要来设斋供养他,他很欢喜就答应了。
  众皆讶然呼怪怪:其他一切的僧人都很惊奇的(verysurprise),很惊讶的,就说:“奇怪了,奇怪了!哎,怎么搞的,怎么到屠夫那儿去应供啊?”大家都很奇怪:“啊,真是怪怪,真是怪怪!”
  佛性平等勿咄咄:而玄素师就说了,佛性是平等的,你不要在那儿尽大惊小怪的,没有什么!
  他们说“怪、怪、怪”,他就“咄、咄、咄”;你看,这很好的对联嘛!凡写偈颂和写诗,头两句不需要对,那么第三句、第四句是一副对联,第五句、第六句又是一副对联,等第七句、第八句就不需要对了。我这算偈颂,他们给我算诗也好,算偈颂也好的;我就诗不诗、偈不偈,什么也不是。
  圣凡暂异应修善:圣人和凡夫本来一样的,这只是暂时间不同;但是你应该修善,诸恶不作,众善奉行。你要是众善不奉行,你诸恶要作;那你凡夫永远是凡夫,永远不能到圣人的果位上。为什么?你不顺着这个法去行,尽逆法而行嘛!
  贤愚一致莫糊涂:你贤、愚可是一致都可以成佛;贤人可以成佛,愚人也可以成佛,善人可以成佛,恶人也可以成佛。但是你不能就囫囵吞个枣,说:“我作恶就是作善。”这个是不可以的,不要糊糊涂涂地把那个真理弄不清楚。
  自古真理原不二(注1):自古到现在真理只有一个,没有两个。谁也不能违背这个真理。
  休认蟑螂作木虱:你不要拿蟑螂就当着木虱来看;你差之丝毫,就谬之千里。你不可以那么样子,就以为善也没有关系,恶也没有关系;我杀人就是没杀,我没杀人就杀。那你看,被杀的人多冤枉!没杀也就杀了,这是不是没有公理啊?所以这一点各位要认清楚了,不要糊里八涂的。
  ──宣公上人.一九八一年十月二十四日讲解
  注1:此句《再增订佛祖道影》作“古今真理原不二”,今依上人原录音,作“自古真理原不二”。

本文链接:三十七世牛台鹤林玄素禅师

上一篇:为什么不吃猪肉

下一篇:为何吃亏反而是福呢